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

 情感专区     |      2019-11-24 13:44

——妈妈,这不是写给你的遗言

打下这几个字的时候,心里是尖锐的痛感呼啸而过。

图片 1

文/张洁 1991年7月底,妈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衰老了,身体也分崩离析地说垮就垮了,连个渐进的过程也没有。自1987年她得黄疸性肝炎以后,我每半年带她做一次B超,医生每次都说她什么病也没有,一定能够活到100岁。我这样盲目地乐观,还可能是因为妈太自强,太不需要我的关照,什么事都自己做。就在她去世前的五六个月,还给我熬中药呢而妈可能早有预感。 1991年7月初,我到哈尔滨大庆采油七厂采访,她比我哪一次外出都更想念我。可是我给她打长途电话,问她各方面的情况如何的时候,她都是说:没事,挺好的。我在哈尔滨待了不过十几天,一到家里就发现她颤颤巍巍地塌了腰,走起路来磕磕绊绊,举步维艰,妈也到了人生的最后阶段?可是她不肯对我说实话,她怕我受不了这个打击一直是互相搀扶才能挣扎过来的、只有我们两个人组成的这个队列,即将剩下我一个人了 其实妈是很刚强的人,或者不如说她本不刚强,可是不刚强又怎么办,也只好刚强起来。 妈自小丧母,只能将奶奶的爱当做母爱的代偿。可是就连这种代偿性的母爱,她也没能得到多少。妈的妈是后妈。由于没有真实意义上的父亲,自然也就没有了真实意义上的奶奶。 妈是个好强的女人,可是她这辈子没有、也没法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她一生下来,就给扔进了为吃饱穿暖而挣扎的深坑,又寄养在穷而且恶的亲戚家,饭都不给吃饱,还想念什么大书?就指望着出嫁这个改变境遇的机会,可是恰好是应了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的俗语。最底层的妇女还有她男人在前头挡着呢,谁给妈挡着! 母亲说我是在北京出生的,我出生在隆福寺后面的一条胡同里。我从幼年起,就跟着妈住在外地她任教的小学单身宿舍。在食堂开伙,连正经的炉灶都没有一套。馋急了眼,妈就用搪瓷缸子做点荤腥给我解馋。一到年节,看着万家灯火,就会备感那许多盏灯火里没有一盏属于我们的凄凉。 我应该叫做父亲、而又不尽一点父亲的责任的那个人,一家伙把我和母亲丢下,一个大子儿不给的年月,我们全是靠稀粥度过的。妈活下来了,我也长大了,长得比妈还高。这是因为我到底有个亲妈的缘故。有一口粥她就给了我,有两口粥还是我的,除非有三口粥,才有一口是她的。虽然是喝粥,但妈总能让我喝饱肚子。 母亲年轻的时候很爱唱歌,会唱很多电影上的流行歌曲,不知怎么,常常涌上心头的是这句歌词,梦魂无所依,空有泪满襟 见过我们三代人的朋友都说,妈是我们三代人中间最漂亮的一个。所以我和我女儿唐棣老是埋怨妈:瞧您嫁了那么一个人,把我们都拐带丑了。 妈听了不但不气,还显出受用的样子。妈的漂亮是经得住考验的。一般人上了年纪就没法看了,可妈即使到了80岁的高龄,眉还是眉,眼还是眼。现在,她的一张照片就在我的电脑旁边放着,我侧过头去,凝视着她。她对我仰着头,信赖、期待、有赖我呵护地望着我,也就是这样地把她的后半辈子交给了我一想到妈那么漂亮的一个人,大手术后没等头发长出来就光着脑袋去了,我就为她委屈得掉泪。我想她直到去世也不照镜子,可能是想为自己保持一个完美的自己吧。 回想我这辈子跟妈吵的架,基本有两大类:一是不听她的话,净跟她不满意的男人恋爱、结婚;再就是我让她吃好,她老舍不得吃。 其实妈并不想包办、干涉我的婚姻,只是她对我要嫁的男人要求太高。凡是我为之受累、受苦、受罪、要我生气、要我无穷无尽服侍的男人,哪怕他是天字第一号的男人,也算不得好男人。可是,不让女人为之受累、受苦、受罪、生气、服侍的男人,上哪儿找去? 过去妈是很爱参政的,并把她的参政叫做提醒。从我的写作到结交的人到往来的应酬,更不要说是恋爱结婚有些意见我从未认真听过,有些意见干脆不听,为此我们常常发生摩擦。其实妈的参政和一般人的好事大不相同,她是怕我处事不慎、招灾惹祸、吃亏上当。说到底,妈的参政是对我的守护。她老是不放心,总觉得我的头上悬着一把利剑,那把剑随时都会掉下来扎在我的头上。她得时时守护着我,按妈的说法,也就是提醒着我。 提醒一次、两次还行,时时提醒,我就烦了。一烦,就会和她戗戗起来。虽然我们常常争吵,可我知道妈是为了我好 既然我已身为他人之妇,就得谋为妇之政。晚上过先生那边去给他做晚饭,一早再从先生那边过到母亲这边来,所谓的陪伴母亲、服侍母亲,给母亲做一顿中午饭,外带在电脑上打字挣钱养家。所以妈老是希望天气晴好,免得我这样窜来窜去地被风吹着、被雨淋着、被太阳晒着提醒我及时地加减衣服。 在我准备午饭的时候,就把妈叫到紧连着厨房的小厅里,为的是趁着我做午饭不能写文章的时候,和妈多待一会儿、多说几句话。她怕影响我的写作,总是克制着想要守着我待一会儿的愿望。就连给陪伴她度过许多寂寞时日的猫煮猫食,也要歉歉地、理亏似的打个招呼。但是任谁,浪费起我的时间、精力、心血,都慷慨得很。 她对我的已然算不了什么先进科学的电脑,始终怀着一丝敬畏。有那么两次,就在7月或8月,她扶着我工作间的门框,远远地站在我和电脑的后面,说:我都不敢往前靠,生怕弄坏了它。 我把她拉到电脑跟前,让她看我如何在电脑上操作。我不知她是否真的看到了电脑上的字,但我却听见她说真好啊。她这时的视力几乎等于零了。 其实妈对疾病还是相当恐惧的。记得有一年她得了食道炎,她总以为得的是食道癌。在等待进一步检查确诊的时候,每天晚上等大家睡下后,就悄悄地坐起来拿块馒头一口口地嚼咽,以试验她的食道是否已经堵塞。她永远都不知道,我是如何用棉被捂着自己的呜咽,看她坐在黑暗中一口一口吞咽馒头的。 她对疾病的恐惧不是因为贪生怕死,更不是留恋人间的荣华富贵。她只是不放心把我一个人丢下,她是为了我才分外爱惜生命、恐惧疾病的呀 平时从没有拿出过这么多时间陪妈,只有在妈病成这个样子的时候,才想到好好守着她,等到她无时不在盼望的、可以和我日夜厮守的时候来了,她却抑制不住地昏睡。 不但昏睡,对身边的事物有时也不大清楚了。老是把医院说成学校,把大夫说成老师。只有对我们的爱,是永远清醒着的。 大夫打算再给她做一次核磁共振的时候,她掉泪了,说:又要为我花钱了。再一次掉泪,是因为听说我向机关借了一万元钱付医院的押金,她说:为了给我治病,你都倾家荡产了。 这可以说是妈一生中的最后两次泪,从此,到她清清明明地知道,她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几日可以盘桓,并且不动声色地独自怀揣着这个惨痛的隐秘,走完她最后的人生时,再也没有流过泪。 妈在患脑萎缩又做了脑垂体瘤手术后,居然像一匹趴槽的老马,又挣扎着站起来了。一站起来就想和我一起在只属于我和她两个人的人生跑道上迅跑那天,她让我从后面托着她的胳肢窝,练习了几次从凳子上起立坐下的动作。我真是只用了一点点劲,她就站起来了。她练了还要再练,我怕她累,说:明天再练吧。 可是妈没有明天了。要是我知道妈已经没有明天,我何必不让她再多练几下、让她多高兴一会儿呢 人人都说我是个孝女,我不需要人们说我好,我要的是妈活着。给妈换内衣的时候,我发现她的两个膝头微微地磨掉了皮,看得出妈在最后的时刻,曾想挣扎着站起来,而且是拼死拼活的挣扎。 妈入院时穿的这套衣服,我收了起来。将来,不管由谁来给我装殓,千万给我穿上。还有一件蓝色海军呢的长大衣,和一条纯毛的苏式彩条围巾,是1958年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当小学教员的妈给我买的。以我们家当时的经济情况而言,这笔开销可谓惊天动地的壮举。我猜想妈之所以给我置办这套行头,可能觉得我已到了谈情说爱的年龄,老穿补丁衣服会男朋友怎么行 我曾到西直门火车站办理妈去世后的一应手续,妈退休后一直在那里领取每月的退休养老金。从三十几块,领到一百五六十块。十多年前,当她还没有这么多退休金,而我的月收入也只有56块钱的时候,以她70岁的高龄,夏天推个小车在大太阳底下卖冰棍,冬天到小卖部卖杂货,赚点小钱以贴补我无力维持的家用。那时候卖冰棍不像现在这样赚钱,一个月干下来,赚多赚少只能拿二十多块钱,叫做补齐差额,即卖冰棍或卖杂货的收入,加上退休工资不得超过退休时的工资额。记得我将第一笔稿费178块钱放在她的手里,对她说妈,咱们有钱了,您再别去卖冰棍了的时候,她瘪着嘴无声地哭了 妈去世前这一两年老对唐棣或我说:我也没有给你们留下什么钱,什么遗产每每说到这里,就会哽咽地说不下去。 我对她说:您把我们拉扯大,不就是最好的遗产吗?

妈妈,这只是幸福的开始

时间并非良药,可以将苦痛掩埋。岁月沉淀下来的陈旧血渍,是生命中的悲哀底色,是无法慰藉的冰冷,隔绝人世间的温度。

其实 关于生与死的话题,以前也讨论过很多。知道世上最远的距离就是阴阳两隔。但是,当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时候,那种切肤之痛是无以言表的。看着相片,好像这个人只是出远门了,过几天就会回来。可是,可是。。。。。。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已经这么大了,可是,没了妈妈,我还是难以接受。没妈的孩子真的很可怜。突然间,我感觉好孤单!这个世上再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了。思念一个人,却永远也见不到这个人,听不到这个人的声音,这是多么残酷的事情。母亲离开我已经五年了,周围的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仿佛什么都不曾改变过。可是,没了妈妈,什么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分页:123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苍老年华,时间去哪儿了父亲这一辈子别忽略了父母的年龄2014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事迹及...感动中国2014颁奖词 感动中国...2014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事迹 感...2014感动中国十大人物 2014感...2014感动中国颁奖词 2014感动...本站为你推荐的文章: 不是一辈子的人,不说一辈子的...理想是追求自身价值的旅程李嘉诚忆奋斗史:14岁时被说眼...职业规划:让大学四年无怨无悔...碰撞和挫折,是一种更深刻的成...为了明天的成功,我们必须学会...我朋友不多,所以我格外珍惜你...成功人士如何利用清晨时间本文标题:世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本文地址:关于本站

妈妈,你会告诉我,天堂很美

第54届金马奖上,吴彦姝铩羽而归,但她在相爱相亲中的姥姥形象每每令我落泪。电影中的姥姥,守了一辈子,盼了一辈子,等了一辈子,最后,对着几近成灰的骨殖说,我不要你了。

图片 2

温暖一生的故事,寄托一生的梦想,感动一生的情怀,执著一生的信念,成就一生的辉煌,炮烙一生的记忆。谨以此站献给所有默默耕耘、磨砺   

妈妈,今天是宝宝的满月,前几天,爸爸帮你买了新衣服,你说,让宝宝看到最漂亮的外婆呢。可是妈妈你怎么不守信用,如此残忍突然地丢下我,丢下宝宝一个人独自去了天堂?

我近乎虔诚地看着姥姥的一举手一投足,阴暗狭小的房间和挂着白色蚊帐的老旧木床都那样令人亲切。

小的时候的记忆已经很模糊了,那时候应该是四岁还是五岁吧。记忆中我总是咯咯咯笑着,我踩在铁锨把上,搂着妈妈的脖子。铁锨横放在妈妈腰背上,妈妈两只手牢牢抓着铁锨,就这样荡啊荡的就回家了。现在想想我怎么那么不懂事啊,妈妈干了一天的农活已经很累了,而我还不好好走路,还要妈妈背......

   心智、一生坚守的朋友。最新励志文章

妈妈,今天是你火葬的日子,目睹你最后的仪容,爸爸晕倒了,小叔倒了,出门的时候,我还是控制不住瘫倒了。妈妈,我知道,一直以来你都希望我坚强,不要哭,你最恨我的眼泪,不争气,怎么配做你的孩子?可是妈妈,如果用你47岁的生命换我一夜长大,妈妈我是否不该让你失望?所以妈妈,我一再地告慰自己,坚强!

噙着泪水,我努力地想从她身上看到另一个女人的影子。

回到家里,妈妈还要做饭。

妈妈,就在你去世的18号,我们送你到殡仪馆的路上,弟弟递给我一本小小的电话薄,弟弟对我说,姐姐这是妈妈临去的的时候还装在口袋里的,你看看吧!妈妈,就在我打开电话本的一刹那,泪如雨下,我甚至忘记了爸爸就在身边,还需要我去安慰,我真的控制不了,妈妈,真的。电话本的第一页,贴着我小时候的照片,最后一页,是长大后的照片。妈妈,你走到哪里,就把我的照片带到哪里啊!妈妈,你是如此深爱我,我却一直在责怪你的凉薄,妈妈,你对我的爱,从来不去滥情的表达,你藏在心里,一直在祝福我,心疼我,爱我啊!

年幼的时候,我的姥姥似乎就是这样的形象,半长的花白头发上总是用一个老实发箍整整齐齐箍着,迈着一双裹过足的小脚忙碌地东奔西跑。我是被姥姥抚养大的,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也在忙着教学。虽然5岁便离开姥姥身边,对于那些姥姥疼爱我的画面自身已无甚印象,但是骨子里天然的黏连和亲近的感觉令我知道,姥姥是全心全意疼爱我的人。

做好饭了,我还不好好吃,自己吃不了多少,就要妈妈喂,妈妈也总有办法让我把饭吃完。乌啦啦还吃哩......乌啦啦不吃啦……就在那些欢声笑语里,饭就吃完了。

妈妈,我生宝宝的那一晚,你在产房门外整整守了一夜,直到我推出产房,你看到宝宝的一刹那,你是多么地惊喜,欣慰呀!妈妈,升级做外婆了,以后可以看着她快快乐乐地长大,结实深爱她的男子,钟爱一生。妈妈,你抱着宝宝亲了又亲,舍不得放手,你是那么地爱她,像爱着当年小小的我。可是妈妈,你怎么还没有等到她的满月呢?妈妈,为什么,你总是等不及?

小学的时候,看到同学的外婆,气质优雅,浑身珠光宝气,是无比欣羡,想到自己的外婆,似乎总是苍老的样子,她年轻的时候会是什么模样,也曾有过对生活的期待么,我无从知晓。

那时候,生活条件艰苦,白面米饭还不能可着劲吃。妈妈总想着法让一家人吃饱肚子。虽然都是很普通的食材,妈妈总能做出美味来。春天,会有榆钱儿拌饭,夏天会有凉拌苜蓿,秋天有烤红薯、蒸南瓜,冬天有白菜炖粉条......永远记得一家人围着火炉热气腾腾的吃饭的场景。

妈妈,爸爸前几日还对我说,这个工程结束,带着你妈去旅行,跟着我受苦受累半辈子,也该好好享享福了,可是妈妈,你连爸爸的话也不听吗?你走的那么突然,那么匆忙。妈妈,既然你疼我爱我,怎么忍心让月子里面的我为你伤心流泪,甚至崩溃呢?妈妈,一向慈爱的你,为什么变得如此残忍?妈妈,我恨你!恨你!可是妈妈,你连让我恨你的机会都没了,是吗?妈妈,原谅我,这二十余年与你的对峙,争执,甚至逃离,所以我过早地结婚,生子,只是想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多少次,我骄傲地对你说,我想要的安稳,幸福,终于一一得到,再不像从前跟着你与爸爸一路漂泊,寄人篱下。妈妈,我对你说这话是多么地残忍,妈妈47年的辛苦打拼,难道不想给自己一份安稳,甚至小小的轻松吗?妈妈,你比谁都渴望。可是你不能,因为弟弟还在读大学,你还要给他挣钱买房子,车子。但是妈妈,你半生的积蓄已经足够给弟弟置办这一切,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拼,那么绝强地去挣?妈妈。你总是为我与弟弟着想,想要给我们最好的一切,什么时候想过自己呢?

在我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外婆做了一个壮举。一个傍晚当父亲打开房门时,外面站着小小的外婆。

母亲永远都忙碌着,干完地里的,干家里的。晚上,母亲还要在灯下给我们做鞋,缝缝补补。小时候在小朋友面前炫耀的虎头鞋,电视剧套、洗衣机套、门帘,都是母亲的杰作。扯上最普通的白布,在上面绣花,字都认不了多少的母亲居然把牡丹、山茶花、鸳鸯……绣得活灵活现。

妈妈,昨晚收拾你的遗物,打开行李箱,妈妈,我再一次无法控制自己的眼泪,几件漂亮时髦的衣服都是我买给你的呀!妈妈,自己怎么不舍得呢?那那么爱美,又是那么美丽,为什么还要对自己如此苛刻?妈妈,小姑已经哭得将近崩溃,她拉着我的手,一直在重复,春子,你妈这半生苦啊,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好不容易等到工程结束,外孙女出世,享福的日子到了,你妈却走了,春子,那么突然,姑姑接受不了啊!妈妈,我们谁能接受呢?

在那个通讯和交通都不发达的年代,我们无法想象,一辈子辛勤劳作的外婆,是怎样一个人迈着她被裹过的小脚,一路跌跌撞撞摸到几百公里之外的我的家。

图片 3

妈妈,弟弟已经很悲伤,很痛,却还要安慰正在坐月子的我,姐姐,坚强,一定要坚强,妈妈走了,你还有宝宝,一个新生命的开始,可是妈妈,你47岁的生命却永远地消逝了。

面对我们诧异的目光,她有点羞赧地理了理凌乱的发丝,平静地说,有点想莉莉了,就过来了。

我长大了,上学了,中学还在城里念书。母亲的牵挂更多了,担心住校的我在学校吃不饱,每次回家,总要将烙好的饼、做好的酱给我装上……一个农村妇女用她最朴素的情感,深深的爱着她的孩子。给了我们最好的童年,用她的辛苦劳动供我们读书,给了我们最好的生活。

妈妈,就在你从二十八楼坠下的那短短的三秒,你想的是谁?我?爸爸?妈妈,你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我们吧!妈妈,其实我多想去陪伴你,紧紧地拥抱你,想以往一样,说些悄悄话,哪怕是吵架生气呢?妈妈,只要你在我身边。可是妈妈,我不能,再也不能听到你的声音了。手机里还存着你的电话号码,忍不住地拨过去,我多么希望奇迹发生,依旧能够听到你快乐地喊我一声春子,可是妈妈,电话的另一头一直都是盲音,妈妈,你在天堂,我听不懂的语言。可是妈妈我知道你是在告诉我:春子,坚强,照顾好爸爸,弟弟,还有我的我外孙,春子,一定要听妈妈的话。

莉莉,是我的名字。

父亲常说:男人是搂钱的耙子,女人盛钱的匣子。我们家的生活越过越好,不是他多能挣钱,而是母亲会过日子,精打细算……

妈妈,今天是宝宝的满月啊,你答应我晚上来喝宝宝的喜酒,还给她裹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呢。可是妈妈,你怎么不来了呢?妈妈,我知道我又惹你生气了,你不理我了,这次是真的不理我了,是吗?妈妈,我错了,我向你道歉,你回来,回来好吗?

当晚,我和外婆睡在一起。已经有了很强的自主意识的我,不习惯和外婆头对头亲密地躺着,于是便折了中,我们头对着脚,脚对着头,我小心地不碰到外婆。

我结婚了,孩子出生后没人领,就送回老家,母亲又接过了带外孙的担子。白天晚上都是母亲带,还要做家务。那两年母亲瘦了不少,老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