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年代多余底片》的背后 ——用佳能喷墨打印机PRO-1还原时代的质感

 生活摄影     |      2019-11-22 13:26

引言:

《钉子户》 程文周
《八十年代多余的底片》——重温过往 《八十年代多余的底片》影展团队 经过了三个多月的工作,我们终于将《八十年代多余的底片》这个展览呈现于世。三个多月这样一个漫长的工作周期,或许,对于其他类似的影展,早已把兴奋与愿望磨灭殆尽。但是,对于我们来讲,这一过程却让我们始终沉浸在一种欣慰与享受当中。 龙影廊建立的初衷,是希望能像三十几年前所组织的摄影团体那样,为摄影人提供一个常态的相互交流、相互学习的专业场所。影廊成立伊始,曾与解海龙一同共过事的崔新华提议,首先搞一个类似的回顾展。而具体怎样回顾、回顾什么,需要找一些摄影家共同商议。6月1日那天,鲍昆、崔新华、贺延光、刘占坤、李建军、那日松、闻丹青、王文澜、徐勇、张左、郭广林在解海龙的召集下,齐聚“龙影廊”。从讨论影展的题目到题材直至具体细节,大家畅所欲言,群策群力;最终,把“龙影廊”未来的第一个影展定名为:《八十年代多余的底片》,内容以上世纪八十年代北京摄影人的面貌及作品为主。 影展主题、内容一确定,下面的事由崔新华总负责,先是找出近两百位摄影家电话号码,然后向他们一一发出邀请短信,调取作品。这是一项极其费力费神的工作,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早已跨入数码时代了,而要从那些年代久远的海量底片中,找出符合影展的作品绝非易事。所以,今天展出的影像,不仅是影展团队的努力结果,更少不了那些提供作品的摄影家们的贡献。首先有鲍昆、贺延光、王文澜等人带头付诸行动,他们雷厉风行地将自己找出来的照片通过Email发送至“龙影廊”。从目前所输出的展览作品看,不能不说说“左爷”(张左);因三十几年一直从事暗房工作,张左有机会接触到很多摄影家的作品。为这个影展,“左爷”把以往洗印的作品样张,重新整理、扫描,为此让影展得到了大量珍贵的影像作品。 为保持这些征集来的作品其历史感及原风格,对扫描作品的后期调整,我们极其慎重。整旧如旧是尊重历史,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处理老影像,更是摄影行为的一种准则。 尽管老照片的处理费时费力,但在后期处理时也是一种享受。很多人都在不同媒体上看到过那些国外知名、不知名的摄影师对过往的中国所记录下的影像;布勒松、卡帕、马克·吕布、安东尼奥尼等等,观看他们记录的影像,我们内心不乏一种矛盾,因为总能感到他们居高临下的姿态,以及猎奇的心态。而从我们“土生土长”的摄影师镜头里记录的,却是一种极其贴近生活,不矫饰、不倨傲、真诚的记录。这些从胡同里走出来的摄影师以自己最熟悉的方式、最平等的心态,记录自己最熟悉的人与事。 几乎每一件输出的作品,都会把我们带回过去的那段时光,那种回忆的欣慰感难以言语描述。而这些影像的意义,就如鲍昆在策展中所讲:“这些影像在当时被喧嚣孟浪的艺术之潮所不屑,甚至遮蔽,所以也可以称为是‘多余的底片’。但是,当历史洗去铅华,‘多余’却显示出‘必要’的价值,甚至是永恒的价值。”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年轻时代,而作为摄影家,我们的年轻时代更易将形象赋予影像文本的条件。在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我们在以相机记录着那些精彩的历史同时,我们的很多行为、足迹也被一一印在了同样的历史背景之下。重温过往——曾经的激情、快乐、困苦、成就、失败等等一切的经历都成了历久弥新亲切的眷念。 就像普希金所说:“一切过去的都将变成亲切的怀念”! 从搞摄影到搞影展,对自己并非熟悉的工作孜孜以求三个多月之久,期间,回顾与瞻望并存于心中。我们不止期待以此展览献给一同走过那个时代的同龄人、同道人;我们更渴望通过这个影展结识更多的年轻人,在与晚辈的相互交流当中,使他们能看到历史的场景,了解社会的进程,同时,在交流中也能让我们的思想与时俱进,不被时代淘汰! 感谢提供打印支持的CANON PIXMA PRO-1。 《北京留影》1987年北京天安门等候拍照的游客 张居生摄 张左提供 《皇城根下论短长》1992年北京故宫东华门农贸市场 张居生摄 《理发难》1987年 北京米市胡同市民排队等候理发 张居生摄 《品尝洋快餐》1991年北京前门肯德基快餐店 张居生摄 将了谢军姐姐一军 刘书义 摄 《水活儿》1986年 北戴河 个体照像户站在水中招揽生意 张居生摄 北京前门 王文澜 北京三里屯 王文澜 北京东城 王文澜 北京金水桥 王文澜 北京龙潭湖 王文澜 摄 北京中国美术馆 王文澜 北京中国美术馆 王文澜 1979狄源沧在北京郊区给摄影学院讲课 吕小中提供 1980.3四月影会选片 李英杰 1981年,许喜占老师在北海外拍讲课 彭宏摄 1981平安里路口 张兆增 1982凌飞、张海波等在金山岭 1982年白洋淀 彭宏摄 1982年河北遵化 崔新华摄 1982年河北遵化解海龙在创作 崔新华摄 1982年解海龙在火车上创作 崔新华摄 1984杨大洲考摩托驾照.北京 1985摄影现代沙龙 李英杰摄 1989年4月 北京康泰森摄 1989年12月 北京康泰森摄 1991年正月初一 从山西朔州赴大同 刘广辉摄 1992.刘占坤、王文扬、郭建设、李前光在陕北 1993年10月 北京.(康泰森摄) 19851213在老山前线王文澜拍的我 贺延光 1999北京队日 张左 车身广告 张左摄 陈炼一摄 胡同的 煤气罐1997王文扬 老崇文文化馆门口刘占坤 老哥俩北京 张左摄 理发难 郑健武 王福春自拍 张兆增摄 众人施救 郑建武摄

《八十年代多余底片》展示了一批摄影家在摄影道路上投注的青春与热情。看过照片之后,我不仅倍受鼓舞,同时也想了解更多当时的事迹。于是,带着疑问,我来到了位于北京一角的龙影廊,听影展组织者解海龙老师讲述影展背后的故事。

什么是“多余底片”

通过解海龙的介绍,我知道“多余底片”就是指一个胶卷超过36张的部分。在80年代,人均月收入不到40元,而一个国产成品胶卷则要花费2.5-3元。为了不浪费每一段底片,年轻的摄影家们想出了不少办法。他们会用一些作废的底片当作片头,减少因为上卷过片而浪费的部分,让一个胶卷能拍出38、39幅照片。不过,一些相机的计数器只能显示到36,所以在这之后具体能拍出几张其实是一个不容易确定的事情。渐渐地,年轻的摄影家们开始用这段“多余底片”来记录彼此间拍摄时的状态。

2013年6月,解海龙联合几位当代著名摄影家、摄影理论家开始了影展的组织工作。在接下来的2个月里,一张张陈旧但又珍贵的底片,从全国各地寄至北京。著名摄影家崔新华、人文纪实摄影师郭广林、《中国青年报》摄影部高级暗房师张左一起负责重新扫描、输出等工作。

还原时代的质感

由于“多余底片”的特殊性质,使得这一张张照片在影调和清晰度上都有很大的差别。如果再考虑到保存条件与底片本身质量等因素,想要准确还原时代感就变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最后,几位摄影家们选择自己输出影像,而输出设备则选择了佳能喷墨打印机A3+系列的旗舰产品PRO-1。

PRO-1具备12色独立墨水系统,其中灰阶墨水就有5种,分别是浅灰、灰色、深灰、照片黑和亚光黑。亚光黑又称作“粗面黑”,专用于无光泽类型纸质的输出;而深灰、浅灰的加入,确保了从白到黑间的过渡柔滑平顺。这不仅可以让影调变得更加自然,同时也诠释了黑白照片“高级灰”的魅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