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意识到大嫂和女孩们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

作者:刘伯温论坛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7 天 时间:4 月 和谁:和朋友 刘伯温论坛 1 刘伯温论坛 2 刘伯温论坛 3 刘伯温论坛 4 刘伯温论坛 5 刘伯温论坛 6 刘伯温论坛 7 刘伯温论坛 8 刘伯温论坛 9 刘伯温论坛 10 刘伯温论坛 11 刘伯温论坛 12 刘伯温论坛 13 刘伯温论坛 14 刘伯温论坛 15 刘伯温论坛 16 刘伯温论坛 17 刘伯温论坛 18 刘伯温论坛 19 刘伯温论坛 20 刘伯温论坛 21 刘伯温论坛 22 刘伯温论坛 23 刘伯温论坛 24 刘伯温论坛 25 刘伯温论坛 26 刘伯温论坛 27 刘伯温论坛 28 刘伯温论坛 29 刘伯温论坛 30 刘伯温论坛 31 刘伯温论坛 32 刘伯温论坛 33 刘伯温论坛 34 刘伯温论坛 35 刘伯温论坛 36 刘伯温论坛 37 刘伯温论坛 38 刘伯温论坛 39 刘伯温论坛 40 刘伯温论坛 41 刘伯温论坛 42 刘伯温论坛 43 刘伯温论坛 44 刘伯温论坛 45 刘伯温论坛 46 刘伯温论坛 47 刘伯温论坛 48 刘伯温论坛 49 刘伯温论坛 50 刘伯温论坛 51 刘伯温论坛 52 刘伯温论坛 53 刘伯温论坛 54 刘伯温论坛 55 刘伯温论坛 56 刘伯温论坛 57 刘伯温论坛 58 刘伯温论坛 59 刘伯温论坛 60 刘伯温论坛 61 刘伯温论坛 62 刘伯温论坛 63刘伯温论坛, 刘伯温论坛 64 刘伯温论坛 65 刘伯温论坛 66 刘伯温论坛 67 刘伯温论坛 68 刘伯温论坛 69 刘伯温论坛 70 刘伯温论坛 71 刘伯温论坛 72 刘伯温论坛 73 刘伯温论坛 74 刘伯温论坛 75 刘伯温论坛 76 刘伯温论坛 77 刘伯温论坛 78 刘伯温论坛 79 刘伯温论坛 80 刘伯温论坛 81 刘伯温论坛 82 刘伯温论坛 83 刘伯温论坛 84 刘伯温论坛 85 刘伯温论坛 86 刘伯温论坛 87 刘伯温论坛 88 刘伯温论坛 89 刘伯温论坛 90 刘伯温论坛 91 刘伯温论坛 92 刘伯温论坛 93 刘伯温论坛 94 刘伯温论坛 95 刘伯温论坛 96 刘伯温论坛 97 刘伯温论坛 98 刘伯温论坛 99 刘伯温论坛 100 刘伯温论坛 101 刘伯温论坛 102 刘伯温论坛 103 刘伯温论坛 104 刘伯温论坛 105 刘伯温论坛 106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第1天
2016-03-06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发表于 2005-06-06 18:06

侗乡油茶 堂安——又一个深藏山中的侗寨,也是此行我认为最美丽的村寨之一。从肇兴出发,农用机动车载着我们颠簸了20多分钟,下车又走了十几分钟的上山路后,来到一座古朴的风雨桥前。但见廊桥四周,层层梯田,阡陌纵横,一阵山风吹来,倍感清凉万分。大伙在桥上稍事歇息,便踱进了寨子。 寨中静悄悄的,偶有村民迎面而过,好奇地打量我们。进村不多远,就到了一个宽阔的“广场”,这里就比较热闹了。所谓广场是一块较大的空地,它是村里集会、活动的主要场所,中间是侗寨的标志性建筑——鼓楼,楼下聚着不少村民,或下棋、或打牌、或劳动、或休息,怡然自乐。鼓楼四周晾晒着好些农作物,在太阳底下金灿灿的,煞是耀眼。不远处三三两两还有些抽烟聊天的老人,悠哉优哉,一派祥和气氛。最引人注意的是鼓楼后头山脚下一泓喷薄而出的清泉,水柱分作两股从泉眼里急急倾泻而下,显得格外生机昂然。一路走来,大家早已口干舌燥,见到如此清纯甘冽的天然饮料,都纷纷凑上去,张开干涩的嘴唇就着喷涌的水柱咕嘟咕嘟喝了个畅快,着实清凉甘甜无比,顿感全身清凉,两翼生风。泉边不时有提着木桶来汲水的村民,心里好不羡慕,要是我能天天喝这样的泉水还不美死啊。眼前所有的一切不禁让我暗暗喜欢上了堂安村。 我们的MM们可能累了,也或许被安宁的景象陶醉,都坐在鼓楼下村民中间,看他们嬉戏、劳作,不肯再挪动了。我放下大包,依旧背上相机去串门。下午村民大多还在山上劳动,村中人不多,推开好几户人家,都唱空城计。在一个半山腰处,听得一扇小木窗里传出唧唧喳喳的说话声,是4、5个女孩的声音,很好听,但听不懂。赶忙绕到门口,抬腿跨入,里面另一扇门后还有一间小屋,说话声是从那里传出来的,只是屋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楚。“进来吧”一个女孩的声音,紧接着一串笑声。进了里屋才看清:是一个不大的灶间,上方一扇小窗,光线都靠这里照射进来,以至大白天照明也不太充分。屋子一边靠墙是一个大灶台,嵌着两口大铁锅。地上正中挖了个小坑,上面的铁架上架着个小锅,底下的柴禾烧得不紧不慢。锅前坐着个大嫂,露着微黄的牙齿冲我笑着,周围站着6-7个女孩,大的十四、五岁,小的也就7、8岁,也都腼腆地笑着我这个异乡来客。“大嫂,做什么呢”“做饭呀”,寒暄几句,有个女孩站出来,从角落拿出个小凳子,用袖子擦了擦:“请坐,我们这里条件不好,对不起啊。”我心里咯噔一下,对不起?她们有什么理由对不起我们,真要说对不起的是享受着人类文明进步的成果而无遐顾及弱势地区生活处境的我们吧。女孩鹅蛋脸,弯弯的眉毛,一双忽闪的黑黑的大眼睛,一脸微笑——是那种自信的微笑,没有一丝愁苦,上身穿一见明黄色短袖衫,我心里暗暗赞许:好漂亮啊,要不怎么叫地灵人杰呢。得知女孩叫小兰,住隔壁人家,放假来邻居家串门。“你多大了?读几年级啊?”我坐下后问道。“十五岁了,读初三。”女孩大方地回答。“毕业后准备读高中还是职校呢?”“不读了,家里没钱供我读书了”“哦,不会是爸爸妈妈不让你读吧?”“不是的,弟弟也要上学了,爸妈交不起那么多学费了。”我默然。“小兰,你自己想不想读高中、读大学呢?”我突然后悔问这么傻的话,立刻把目光从她脸上移开,生怕看到我不想读到的眼神,出乎意外,小兰依旧挂着自信的微笑,没有自卑:“当然想了,我成绩不错的。其实爸妈供我读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唉,多么懂事的孩子,怪不得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嘛。 说话间,不知什么香风把根根也吹了来,相貌可爱的他一进屋,引得女孩们一阵咯咯笑。忙着做饭的大嫂操着生硬的汉语问我们:“你们饿吗?”“不饿”这次我回答得很干脆。大嫂叫过一个小女孩,吩咐了几句侗语,女孩转身走开,不一会儿,小心翼翼捧着一把红红绿绿的米粒交给大嫂。大嫂端开小锅,换上一口大锅,往锅底加了把柴禾,火苗噌地窜高了许多,屋里弥漫了些炊烟。她倒了清水涮了涮锅,确认干净后倒入猪油,待油锅起来后,哧剌一声倒入米粒,小屋里立时香气四溢。看着我和根根满脸疑惑的样子,小兰在一旁解释道:“我们在做侗族的油茶给你们喝,这是晒干的糯米,用植物染了颜色的。”哦,原来这就是闻名已久的侗乡油茶呀。趁着间隙,我举起相机给小兰拍了几张照片,她依然大大方方自信地面对我的镜头。根根则赶紧拍下做油茶的过程。大嫂捞起炸好的米粒,又换上清水煮沸后,再倒入米粒一起烧。不一会儿,大嫂揭开锅加了些白糖便起锅盛碗了。我和根根早就伸长了脖子咽了好几次口水了。我接过小碗,稍稍冷却后,轻轻地吹开水面上漂着的薄薄的油花,微微喳了一口,好香!到底是乡下的油,城里的精制油是断然烧不出的。撩几颗米粒送进嘴里,脆脆韧韧的,口味很特别。5、6分钟的光景,一碗滚烫的油茶倒进了肚子,吃得我满头大汗。我一边擦着汗,一边向大嫂连声称谢,大嫂笑笑说:“没啥好东西呀。”旁边的女孩依然呵呵地笑着,加之根根的逗乐,小屋里充盈着欢快。 我突然意识到大嫂和女孩们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呢?转念一想:这油茶是侗乡待客的上品,她们自己怎舍得享用啊。想到这,心里生出些歉疚。出于好奇想看看他们自己吃些什么,走到灶台前掀开锅盖往里看,我怔住了,同时觉得鼻子又酸起来,瞬时眼睛里充满了一种久违的液体。幸好屋子里光线较暗,我赶紧合上锅盖,扭过头“笑着”用手揉揉眼睛说道:“烟挺大的呀。”大嫂很不安的样子:“对不起啊,这里的条件差呀。”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与根根谢过大嫂的油茶后向她们告辞。匆匆回到鼓楼,我从包里拿出准备好的一把笔,转身循原路返回那里。女孩一共7个,每个人拿到一支笔,高兴得个个像只小鸟似的。方便以后寄照片,我留下了女孩的地址。 跨出门槛再次与她们道别时,我很想再看看小兰那张自信的脸庞,可终究没有勇气回头。侗乡人用他们的油茶和一片真情撼动了我冰封已久的心灵,而我实在不能确定能为小兰和她的村子做些什么…… 注:有关照片请去如下链接查阅

南通 刘伯温论坛 107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孔雀河

出发去南京喽

铁门关

南通

库尔勒

刘伯温论坛 108

发表于 2004-01-08 17:21

在库鲁克塔格山中,2000多年前的丝绸之路沿孔雀河进入的一条30公里长的大峡谷,这里一夫当关,万斧莫开,岸壁如刀斧劈削,从晋代起,就在此地设立了关口,人称铁门关。 身在铁门关山脚下,20多年了,我却很少去攀铁门关,越是眼前指手可见的东西,越不会近前去看它个究竟,我和我身边的朋友都是这样的,其实我发现这也没什么不好,那地方确也不值一看,然而这次我却不得不再一次地去逛它,一个从乌市来的朋友到了库尔勒,来库尔勒能逛的地方,只有孔雀河两岸和铁门关,我再一次地站在了铁门关下。 铁门关关门的左侧,是一座将军楼,清光绪十三年年10月,清军一举攻下铁门关,祸乱新疆人民的侵略军头目阿古柏吓得在库尔勒自杀身亡。清军将领刘锦棠为了纪念这次攻下铁门关的胜利,为铁门关题写了“襟山带河”4个大字,从大门往内看,山高之深处有一望月亭,再高之处是一座公主坟,抬眼望去,山上没有几处绿色,只是在好高的地方,有些小小的小小的游人,像是木偶般动来动去,窄的不能再窄的山阶以粗粗的铁链相连,蜿蜒盘山而走,我和乌市的朋友廖还有联琴,婉丽一行四人结伴而行,走至台阶边要上山的时候我有些犹豫了,腿有些发虚的感觉,大家的目光都落在我的脸上,我只好笑着说“前进,前进,我们是充满活力的一代,”那个调儿我记得好像是什么歌来着,半天也没想起来,大家乐了~ 上山的路纵使陡峭,但也让人充满了无限的希望,看到总也在前方在上方的目的地,我不敢环顾四周,我好怕掉下去,而掉下去可能有的结果只能是有一女子不慎落在铁门关下,然后做为一条晚间新闻,存放一日,便什么也不是了,我从没想让自己成为这样的新闻人物,我也从不奢望以任何形式出名,于是我小心翼翼地走着,惟恐闪了腰亦或失足,小一步再小一步上着台 阶,联琴是和我差不多些许瘦弱的女子,可是她的笑和她稳步的样子,让我多少有些汗颜,慢慢地我像是适应了心境似的,可以轻步前行了,婉丽用我的话来说,只三个字,很婉约,她小心的,充满胆怯地走着,有些恐高,走至半山间,我看到一个好老的维族老太太,惊呼起来,你看你看,婉丽!啊?人家这么老都上到这来了啊,婉丽和联琴还有老太太的儿女们都冲着我笑了,当一个人发自心底的去夸赞另一个人的时候,我想这种欣赏的心情是毫无民族和年龄、陌生与否的区别的,我们一笑而过,百个台阶百个台阶,举步像是在走云梯,海蓝色的天空和棉花糖般的云彩,就在一抬手百丈之内,天好近,心情好空阔,离望月亭200米开外,我们歇了一会脚,廖指着地上人们写下的字,念着某某到此一游,这一路有好多用刀刻着的某某到此一游的字,我有些不屑一顾,其实留着名又若何,还不是被千万人踩在脚下啊,我宁愿宁静如一汪水,逝如东海,平实如一吹而过的尘,也不要自己的名儿被人践踏,人生在世,身似浮萍,雨飘零~ 山的至高点就是公主坟,中外游人到铁门关来多是寻着左赫拉和塔依尔的爱情传说来的,传说古代焉耆国王的公主左赫拉爱上了大臣的儿子塔依尔,后因奸人的谗害,在父亲的压力下,演出了一幕爱情的悲剧,他们受尽了折磨,最后为爱情从库鲁克山顶跳入孔雀河中双双殉身,他们就合葬在霍拉山对面的库鲁克山的山顶上,这对为爱殉难的年青的公主和少年的故事,让我惊叹他们为爱而选择死亡的勇气,只是不知道死亡的尽头会不会有天堂让他们相依相偎?那远处的一匹奔驰的石马刻着他们逃亡的风尘,我笑着说,那是私奔的马,联琴有些心直口快地说,快去那照张相吧,想想你会和谁私奔??我愕然,私奔,像是一种声嘶力竭的呐喊,可能缘于自己的唯美,也缘于自己一向大方的秉性,我无法让自己的身心和躯体流放,此暮此地此刻。。。。。。 在公主坟旁我看到数十年未见的同学,雪梅,那是一个很努力的以勤奋叩开生活之门的女子,十年弹指天地间,在不大的同一个城市,我们可能是无数次擦肩而过,竟从未谋面,少时的音容依稀可见,我喊出了她的名字,这种喜悦不亚于姊妹之间的相逢,往事历历在侧。转身道别后,联琴和婉丽已然走出了好远,我们在那条走向石马的路上,坐了下来,眼际是空空荡荡的山间乱石,联琴大声地喊着喂,山间一片回声,我张了好半天口,喝了好多水也没喊出一个名字,只是一声喊,我却放不出声线,我想听到山间由我而呼出的回音,好半天才呼出一个**婉丽,她的名字好听,也好叫,山间没有我的名字,我就像是一锅正烧着的水,随时可能被蒸发掉,急于自己的不能放声,凭心而论,困难的极限是什么,不就是让自己喊出来,让自己学会正视,让自己勇敢去面对吗??? 我看到在视力所及的斜坡上,有好多用石子垒起的文字,有某某我爱你,还有英文 I LOVE YOU,就像是黄山上挂同心锁一样,这里也是这样记念着自己的爱情,铁门关山顶上天气格外的清爽,风挺大,总以为石子是千古不化的东西,可是遇上风这样的劲敌,它也会风化,这些刻着的东西,和我五年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又是新的人描的同一种文字,五年前我也曾和我的朋友宝儿,一同垒过她男朋友的名字,也摆过大大的 I LOVE YOU ,然而已经看不到我们当年摆的文字了,只有风吹过时的感觉是一样的,不变的是风,它总是无怨无悔的吹起千层心海深处的浪,让无数个人在吹过时,飘起自己对某一个人刻骨的思念,吹不衰的记忆面庞像是雕刻时光,经历是永远无法磨灭的,只是它的出现会因为特定的时刻,特定的信物才被唤起,总以为自己可以遗忘,事实上却是纵使千秋百代,只要一息尚存,我们都会记得自己走过的每一步~ 下山的途中我的视线格外的小心,眼前只能看到下一个要下的台阶,山的风景在那时对我而言,就是离终点越来越近的台阶,我是那样的落魄,驻足的瞬间,我看到一个极端美丽的女子,光足并与之濯浴般亮质的一双腿晃眼而过,异族女子身著白色旗袍,风吹起的长发,美不胜收,原来美丽就在人的视野里,随处可见。还是在自己的前面,我独自走都有些吃力的台阶,一个年轻的男子背着一个姑娘,他们像是远处的太阳,灿烂无比,路上的人们都在给他们行着注目礼,映日笑颜遍地开~~~ 等走到山脚没几个台阶时我们几个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沿山脚间的碎石罅隙蹿溜而下,终于完成了此行,每每感到自己无法力支地可能下不了山的时候,总有风景穿过我的视线,就这样看着风景一步步地走下山脚,恍然走过的二十多年,多像是这一个上山,山顶,下山的浮生半世啊,人生驿路看风景,无限风光在登山~~~~

激动。激动。绿皮火车

南通

刘伯温论坛 109

好久没做火车。等待也是十分兴奋的

南通

刘伯温论坛 110

搭火车。方便面与火腿肠更配哦

南通

刘伯温论坛 111

南通

新街口 刘伯温论坛 112

好美味的黄桃味可丽饼。25元一份

新街口

刘伯温论坛 113

夏威夷海滩冰淇淋

本文由刘伯温论坛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刘伯温论坛